医疗无国界(完结篇)‧陈利晨医生:非洲儿童严缺营养

浏览:501时间:2020-06-19
医疗无国界(完结篇)‧陈利晨医生:非洲儿童严缺营养参与无国界医生的大马人寥寥无几,陈利晨医生是其一。在大马政府医院服务13年,2010年加入了无国界医生组织后的陈利晨,毅然辞去了稳定的工作。为了可随时执行任务,目前陈利晨更在吉隆坡甲洞开了家诊所,週六日还做义工去,他说,现今的行医生活才是他最想要的。在非洲救援时,陈利晨负责照顾和治疗营养不良病童和重症病患。他说,在那没水没电落后的地方,当地的孩子营养不良情况非常严重,骨瘦如柴的他们很多都是肚子鼓胀,更容易被感染疾病,最艰难的是,病床时时不够,此时,他就得下残酷的决定。“我们不能因为一个病人,而令其他人失去治疗的机会。”深知那地方根本没办法进行心脏移植手术,他曾硬下心肠要求家属把病患带回家,当时,他的决定还激怒了另一名同事,怒骂他不是天主,没权力剥夺人的生命。一夜之间,有5个孩子在他眼前接着断气,他说,那也是他最可怕的经历。那一夜,他崩溃大哭,那时原本只做半小时就得放弃的心肺复甦术,失控的他做了整一小时也不放弃。生长在雪州八打灵再也现年42岁的陈利晨医生,自小受父母影响,特爱助人。陈利晨医生的父亲是冷气维修员,母亲是裁缝师,他有2个姐姐和2个妹妹,出生于穷苦家庭的他,天生抱着想助人的使命,再加上对人体结构的好奇,而走上行医这条路。在政府医院服务了13年后,他觉得自己的行医生涯和初衷有所距离,也因此为自己转换了另一个跑道,转向了私人医院,然而,不到一年,就觉得理念不符,也更不是自己所追求的,2010年底,他再次辞了职。此时,他忽然想起了曾经非常憧憬的无国界医生这组织。尼泊尔做义工西藏教英文看诊记得1985年时,因为非洲发生了骇人的大饑荒事件,在一场赈灾演唱会上,他开始接触和认识了无国界医生,于是,他决定申请成为无国界医生一员,在等候消息的期间,为寻找自己的理想,他还去了尼泊尔做义工。“我很想知道在这些落后的国家里,这些人的生活是怎样的?我在西藏生活了2个月,早上教英文,下午给人看病,直到被无国界医生录取了。”他说,当年妈妈是反对他加入这个组织的。在他参与其中后,大马后来播放了香港电视剧《天涯侠医》,当年无国界医生就是该剧集的顾问,妈妈看了戏后即跑来问他,是否和他工作的情况一样时,妈妈马上担心得掉泪。“从面试到被录取,无国界医生都把关森严,要测试大家的应变能力和心理素质,我是到菲律宾马尼拉面试的,知道获录取时,真的很兴奋又期待。”马来西亚的无国界医生并不多,这也是让他感到最遗憾的地方。“从2005年到今,约只有卅多个大马人参与这组织,活跃的有11名,8名是医疗人员,另3名是非医疗人员。”每天得看顾四五十个病童他于2011年第一次接下的任务,是埃塞俄比亚(Ethiopia)中部地区Arsi,针对5岁以下儿童、孕妇和正在餵哺母乳的妇女,为营养不良的当地人提供紧急营养治疗项目,而他的任务就是照顾病童。在2012年初,他又到塞拉利昂(Sierra Leone)第二大城市博城参与了第二次任务。“那里儿童营养不良问题非常严重,很多都是瘦如柴,肚子却是胀鼓鼓的,在当时,就我一个医生每天要同时照顾四五十个病童。”在那里作救援时,他有着深刻的记忆,他说那里都是草屋,卫生情况恶劣,有很多的虫子,也没厕所,就只是挖一个坑解决,也没水电,都是用手电筒照明,每天都被虫子咬,常感冒更常拉肚子,但他都入乡随俗,也非常享受这样的一个过程和全新体验。陈利晨说,在那个地方,当地人都是很懂感恩的人,儘管和医生的肤色不同,但每天看到他们,都会很有礼貌地笑着向大家问候。“那个小地方,非常有人情味,他们知道我们都是来帮助他们的人,除了常会请我们吃东西,偶尔还会拥抱、唱歌和亲一亲你,非常的温暖。”他说,经历这些,也让他的脾气变得温和,变得更有耐性,看待每一件事也更透彻。治疗和欣慰婴儿缺营养需留医两个多月大但体重只有1.8公斤的男婴给陈利晨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那婴儿的母亲死了,一直由外婆带着。因为穷,一直都没能给牛奶,只能餵水,还有就是餵食山羊的奶,造成他营养严重不良,根本没能长大,看到他,真的很令人难过。”因为缺少营养,导致男婴脾气非常暴躁,时常发烧和拉肚子,体温更是不受控制,这是陈利晨花了很多心思的个案。“我很用心地在照顾这个婴儿,想尽办法让他吸取营养,5个星期后,他的体重从1.8增到2.9公斤,这才让他出院,我很开心又欣慰。”他笑说,这男婴的外婆很没有耐性,住院期间一直吵着要把男婴带回家,为能治疗男婴,他还买了鞋子送给外婆,幸好最后也成功哄住了外婆。心酸和沮丧一整夜替孩子做心肺复甦术说到最心酸和沮丧的经历,陈利晨说,这经历曾让他当场崩溃大哭,休息了几天才能平伏心情。在塞拉利昂医院工作时,一晚他在深切治疗部值夜班,当晚只有他一人,突然有孩子没了生命迹象,他就紧张地给他做心肺复甦术(CPR),要把孩子救回来,可是,一个还没救活,另一个孩子也接着没了生命迹象,那一夜,直到天亮,共有5个孩子陆续在他面前断了气。“因为很紧急又无助,我在做CPR时,迟迟不肯放手,半小时就得放弃的CPR,我坚持了整一小时,最后还是没办法把那5个孩子救活。”他说,隔天天亮,同事一进来,即把他们吓了一跳,只看到陈利晨失措地在房内痛哭,整个人崩溃了。“直到天亮,我都不晓得发生了甚幺事,整晚手也根本没办法停下来,之后才惊觉原来有5个孩子都在我眼前失去了生命,那实在是太大的挫折了。”说起这事,他的心还隐隐作痛。现实和资源病童救治无望劝家属带回家无国界医生最常面临的,是现实的问题,这点,陈利晨纠结过,却也非常清楚,医院的资源有限,能做的他一定做,而且一定会做完为止。他说,常常他们也得向现实低头,病房实在有限,还有很多病危却等不到床位的病人。“有个10岁男童,在我们的医院住了一段时日,他是肺结核患者,这病也影响了他的心脏功能,这段日子我们都是用药物和氧气来控制他的病情。”靠药物和氧气难撑下去他说,靠药物和氧气是支撑不了多久的,男童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得移植心脏才能保命。而这地方,根本是没办法做到心脏移植的。“等死”是这孩子唯一的命运。他挣扎了很久,最终硬下心肠把男童家属叫了过来,告诉了家属残酷的实况,家属最后也同意,而男童也想回家,最终他们选择了回家。“当时,有名同事非常不认同我的决定,当着我的面前大声指责我,说我不是天主,不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可是几天后,那同事过来向我道歉,他说我是对的。”因为这职业,让陈利晨转变成可以面对现实的人,他的目的只是要救人,下这个决定,他比谁都心痛和认真,如今回想起来,心还是会痛的。宣导和培训当地开班教紧急应对方法陈利晨说,他服务的地方有很多地区都偏僻,要走路好几天的路才能到达一家诊所,所以,当地很多人都因为穷,不严重都不会带来医院,有者更是索性不带病人看医生,在家等死。“很多人因为穷,没钱付车费,都是走了3天的路带着病人来求医的,这也是令人很难过的地方。”所以,陈利晨平日除了照顾和治疗病人,他还有一个重任,就是健康宣导员,灌输当地人卫生和健康常识。“每週日,我还开培训班,特地教育当地的护士,告诉他们相关的紧急应对方法。做这样多,就因为我知道我在那里的日子有限,把这些知识留给他们,才是最好的方法。”支持和信赖组织有安全指南家人毋须担心对于一些想成为无国界医生一员者,陈利晨的有话想说,他说,家人的支持真的重要,很多都是因为家人反对而圆不了这个梦。“很多父母都会放不开,因为太疼爱,担心孩子的安危而阻止,这是很教人遗憾的。其实,无国界医生有一套很值得信赖的安全指南,有专门司机载送,救援人员都不可私自离队,都不需要太担心。”身为父母,他说,应该为孩子有这样想帮助人的意愿感到骄傲,而不是阻止,而孩子,更应该坚持自己的选择。医生和义工嚮往有意义生活去年3月,陈利晨在甲洞开了家诊所,如果有任务,他都可以随时準备出发。“每週六和週日,我都会休息去做义工,这种生活才是我真正想要的。”他週六日都会去孤儿院或老人院做义工,帮他们剪剪头髮和指甲,再洗洗床单,他说,这是他从小就很嚮往的有意义生活,如今,终于可以实现。“我是个内向的人,很多人都不懂我的心,可是透过这样的生活,可是达到自己心灵上的满足,我真的觉得人生变得有意思很多。”/副刊‧报导:林春莲‧2014.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