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所难过,所以能感觉幸福:瞿欣怡谈《去你的心灵大师》

浏览:880时间:2020-06-26

因为有所难过,所以能感觉幸福:瞿欣怡谈《去你的心灵大师》

幸福是个终极目标。我们总是互相提醒「说好的幸福」,就算缘灭了,也仍希望对方「还是要幸福」。似乎人的一生,就是要得到幸福,才算圆满。幸福,不只是嚮往,更是成就。

但我们似乎很少思考,当全世界的人都得到幸福了,会是个怎样的光景?而正这是小猫流所推出的新书,《去你的心灵大师》的提问,

「当全世界的人都幸福后,然后呢?」

瞿欣怡目前是小猫流文化的总编辑。

小猫流在去年成立,目前出了四本书,其中《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在上个月已经第七刷,成绩斐然。也因为瞿欣怡本身是妇女新知的董事,在《去你的心灵大师》之前,小猫流的前三本书都与女性有关。

但比起女性议题的书籍,小说市场从来就是更为惨烈。出《去你的心灵大师》时,有人问瞿欣怡:「小说,你也敢出?」

但她耸耸肩说:「我就想出不一样的,小猫流的下一本书是诗集,年底预计再推出一本摄影集。这样够惊悚吧?」

某一次,瞿欣怡的朋友跟她说:「念心理学的人就是摆不平自己的心理,念社会学的人就是对社会充满愤怒,念人类学的人就是搞不清楚自己的文化,而对自己的心理状态无法掌握的人,就会去编心理励志书<。」

「难怪我会来编心理励志书。」瞿欣怡点头如捣蒜地表示认同。

《去你的心灵大师》不是第一次发行,早在2006年心灵工坊就曾出版,当时的名称是《幸福TM》。这次将他重新包装、上市,含着瞿欣怡的一番心意。她想要传达: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充满不快乐的东西,悲伤痛苦难过等等,但重点是你要如何在这些不愉快的东西中,依旧往前奔跑迈进。」

故事从一个编辑收到书稿谈起。

某一天,一个编辑收到了一个作者的投稿,文案上写着「我可以把幸福赐给每个读者。这本书将让他们变得更有自信、找到生活的意义。」编辑当时觉得这文案写得狗屁不通,本来想把它丢到字纸娄回收,但不巧被老闆看到,老闆觉得甚有意思,只好以相当低的印刷量出版。

没想到,这本书一夕之间爆红,造成巨大影响力。因为这本书,大家找到了幸福,各地纷纷出现许多灵修中心,以前的苦闷全都不见了。

人们也不再需要菸草、酒饮、毒品,各种消费型的刺激品,因为只要靠着这本书,就可以得到幸福、获得快乐。瞿欣怡举着掺了冬瓜茶与艾碧斯(Absinthe ,一种大麻酒)的特调酒,描述着这种无烟无酒的幸福之景。

但当大家沈溺在幸福之中时,这本书的编辑却发现到事情逐渐失控。因为这本书,他的老婆离开了家中,跑去追随心灵大师,离开之际,还把他的房子卖了,捐出去当灵修中心。他因为这本书,被黑手党盯上,被愤怒的菸酒商、毒品商痛骂。他的情妇,他的竞争对手,也一一离他而去。

他走在街上,发现游乐园竟然也倒了,倒的理由是:

「因为我们很幸福,所以不需要玩乐。」

这样疯狂的世界,让他意识到,「人类世界的幸福,是因为自己不够好、不够幸福,所以才想要拼命的变更好。」带给人类幸福的,除了幸福本身之外,还有幸福背后的种种苦难。

但如何与苦难共舞,却是个人生课题。

瞿欣怡曾经跟过胡因梦学修行。胡因梦带给她最大的启示是,「很多人修行是想要趋乐避苦,但是人生的本质就是苦的,我们要认清现实。」

胡因梦教她打坐。打坐,让人们看见事情的真相,了解它为何来,然后让它过去。

瞿欣怡因打坐也才了解:人生无常,幸福喜悦这件事情,也是无常的,不可妄求。但正因为人生的大部份是由悲哀构成,喜悦也才得以彰显,换句话说,若没有悲哀,喜悦就不存在。该学会的是如何与悲伤共从,而不是拒绝悲伤。

「人生其实很徒劳。」因为人终将会死,所做的一切,终将是一场空无。但仅管人生那幺徒劳,人类却那幺努力,儘管生命如此悲伤,我们仍追求快乐,明明知道死亡终会到来,人们仍如此前进。

命定的结局、混乱的时光,人类的一切努力,让人多麽不捨与心疼。

除了胡因梦之外,瞿欣怡也跟随过几个心灵导师、拜访过几间道场。话锋一转,她开始讨论现实中的「心灵大师」。

「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其实很排斥这些东西。那时觉得干嘛追求这些形而上的东西,人生不就是快乐地喝酒谈恋爱吗?」但她那时太年轻,很难理解人生错纵複杂的元素。出了社会,打混几年后,遭遇过工作挫折、情感不顺后,才发现自己也需要追求心灵的平静。

她跑过法鼓山、探访过灵修中心,某一次甚至还带朋友听了一场光入场费就要两千块的大师演讲。

瞿欣怡戏称自己的脑波很弱。最近拜访了一个仁波切,只因那位仁波切给她的女朋友灌顶,她就皈依到其座下。

「我现在没以前夸张了啦,最近比较迷星座运势,追随唐绮阳国师的箴言。」

现场的观众也开始分享自身经验。

一位编辑说道,当他国中的时候,其实不怎幺有自信,那时刘墉的书是他的精神食粮。每每阅毕,他总会翻到版权页,看着上面

结果他有一天真的进了出版社,编了刘墉二、三十本着作。「人真的不能乱许愿。」

也有观众提到了世代差异,认为年轻世代好像比较能够接受不完美的人生,但年长一辈的人仍会希望人生能够完美、幸福。

大家也就自己曾拜访过的心灵、宗教大师,展开热烈的分享。

瞿欣怡最后说,很多的追求,在旁人眼里看似荒谬、无用,但其实不需要用太严肃的态度去看待「追求心灵大师」这件事情。

「倘若追求能让受苦的人心中得到一丝平静,那也挺好的。」